融媒体管理平台 | 点击收藏 | 设为主页
《澳门澳门金莎报》总第620期 四版:杏园副刊 返回目录

重游乾陵

2019-12-29 12:40:41
来源:校报
作者:赵世橙

孙女十二岁,下学期该上初中了,暑假回西安,提出要去看看乾陵,我欣然同意,并立即做出安排。道理很简单,这么大的孩子精力旺盛,跑得动;理解能力也提高了,看过的东西记得下,还可能会产生一些属于他们自己的新看法。


乾陵是唐高宗李治和皇后武则天的合葬墓,而武则天又改过国号,正式做过皇帝,这样一来,它就成了全国唯一的埋着两位皇帝的特殊皇陵,其知名度之高,完全可以想象。我过去多次陪客人前往参观,这一回真正算是重游,并且和家人在一起,心情十分轻松愉快。乾陵位于乾县北门外6公里的梁山上,以前走西兰公路,汽车起码要开两个多小时,现在有高速,才一个多小时,就远远望见了它的倩影。陵本身就是一座自成一体的石山,山顶三峰相峙,南边两峰略低,其上各建土阙,像是隆起的乳房,北峰则更高大,恰似披发仰卧的美女头部。这天正值雨后,天气晴和,黛色的美女峰被映衬在湛蓝的天幕上,既轮廓清晰,又秀逸缥缈,显得别具神韵。


下车进了阙门,就踏上了宽阔、笔直的司马道。自南而北,有华表、飞马、朱雀各一对,石马五对,石人十对,分列两旁,像是欢迎各地的客人。司马道是个漫上坡,越走越高,一直通向内垣的南门——朱雀门。门外两侧各立有一座大碑。左边的叫《述圣碑》,八千多字的碑文全是颂扬唐高宗的文治武功,碑高6.3米,可分七节,故俗称“七节碑”。右边的一座高大与左碑相仿,因初立时全碑并无一字,故俗称“无字碑”。但宋、金以后,已有人在上边留下题刻,无字碑上有了字,不再名副其实了。两通大碑之北是两群拱手侍立的石雕人像,个个身穿窄袖紧身衣,腰束宽带,足蹬皮靴,而且大多深目高鼻,据说刻的是参加高宗葬礼的少数民族首领和外国使臣,背后原有职衔和姓名,可惜历经风雨剥蚀,字迹已经磨灭不清。过了群雕,才是一对守门的特大号石狮,讲解员说:“两个狮子,一个欢喜,一个发怒,表情迥异而生动。”但我们看了半天,却对谁喜谁怒各执一词。


跨进司马门,就该登山了。乾陵海拔1049米,虽不算高,却颇陡峭,又没有修筑台阶,老伴腿不好,就坐在下边休息,剩下我和孙女继续前行。起初路还较宽,渐渐变为小径,曲折处,需要手扒树干攀援。将近山顶,更是一片怪石嶙峋,令人无法插足,我们只好弯着腰,摸着石头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好不容易在顶部一块稍平的地方停下来,身上的衣服已被汗水湿透。幸而登顶的喜悦冲走了身体的疲累,极目四眺,顿觉心旷而神怡。乾陵的两侧各为一条深沟,沟对面则是高平的黄土原,正在茁壮生长的玉米田、谷子地与葡萄园、苹果园错落分布,间或有青堂瓦舍的村居点缀其间,看得见农家的炊烟正袅袅升起,似乎是要去同天上的白云相会,清风扑面,随风又传来了一声声鸡鸣犬吠。我们为眼前的这一片祥和美景所陶醉,简直有点不愿意下山了。


吃着带来的饼和水果,取出水轻啜慢饮,爷孙俩竟在山上展开了对话,讨论的中心当然就是武则天。孙女问我:应该怎样看待这位女皇?我介绍了她在改《氏族志》为《姓氏录》, 彻底否定门阀旧制;扩大科举,重用寒门出身的杰出人才;以及“劝农桑、薄赋徭”“省工费”“息兵戈”“广言路”等许多方面的善政,并且说:“从咱们刚参观过的两群石雕就可以看出,她当时拥有很多的支持者。在她统治的时期,社会经济发展较快,户口大量增加了”。见孙女有些似懂非懂,将信将疑,我又背诵了留在无字碑上的一首明朝无名诗人的题诗:“乾陵松柏遭兵燹,满野牛羊青草齐。惟有乾人怀旧德,年年麦饭祀昭仪。”我告诉孙女,昭仪是武则天当皇后之前的封号,当地人称乾陵为“姑婆陵”,年年供奉麦饭,自发地用极朴素的形式祭祀武昭仪,证明老百姓没有忘记她的功德。孙女会背很多古诗,提起诗就来了兴致,立刻问:“武则天会写诗吗?”害得我搜肠刮肚,勉强忆全了公认为武则天亲笔所作的两首。其一是《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其二是《腊日宣诏幸上苑》:“明朝幸上苑,火急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前者写她在感业寺当尼姑时的苦闷和因思念李治而生发的情意缠绵和神魂颠倒;后者写她当上女皇之后的威严和要让自然听命于她的气概。我还忆及,据《全唐诗》所录,武则天有诗46首,加上由她作词的《武后享清庙乐章》10首,共为56首。孙女惊讶道:“虽远不及李、杜,也算是一位大诗人了。”


因为害怕老伴等急,我们才恋恋不舍地下山,汇合后同去看乾陵的陪葬墓。这些墓共有十七座,分布在县城东北一带。经过发掘并建有陈列馆的有三座,分别是章怀太子墓、懿德太子墓和永泰公主墓。车子开过去才发现,因为道路正在翻修,章怀太子墓不开放,能够参观的只剩下两座。它们都用砖墙环绕,各自形成长方形的院落。院中遍植茂林修竹,间以浅池短沼,水面上或有芙蓉绽放笑颜,或有睡莲随风荡漾,要不是门外的石狮、道旁的石人和后部的青冢,你准以为这是两处文人雅士的宅第。与乾陵主墓的雄伟壮观相比,陪葬墓显得小巧而沉静。


沿着长长的墓道斜坡向下走,渐渐就深入到了墓底,这里益发地清幽,让人感到阴冷,浓浓的湿气满室缭绕,使灯光变成一片昏黄。懿德墓和永泰墓都以出土壁画而著称于世,有名的阙楼图、仪仗出行图、内侍图、架鹞戏犬图、驯豹图、执扇公主图、天象图等,原本就装饰在墓道两侧及天井上,揭取送展后虽照原图补画,但因防潮等保护措施不力,已经有些剥落和漫漶不清。巨大的石棺孤零零地躺在墓的后室,墓主的尸骨早已腐朽,更无法一睹其风采和容颜,但两块墓志却分别记下了他们的生平和死因。懿德太子名李重润,为唐中宗李显长子,武则天之孙;永泰公主名李仙蕙,则是李显第七女,武则天之孙女。兄妹俩和李仙蕙的丈夫武延基一起议论武则天的宫廷丑闻,遭人告发后三人同时被“赐死”。永泰公主的《墓志铭》中有“珠胎毁月”等语,念到此处,讲解员特意强调说:“过去有人据以判断李仙蕙死于难产,现在研究证明是不对的,应该是迫令自杀或杖杀。”听到杖杀二字,孙女不由得啊了一声,双手就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胳膊,又悄悄地问:“是真的吗?”于是,我就想起了武则天掐死刚生下的女儿嫁祸于王皇后,派丘神绩逼死章怀太子李贤,重用酷吏,滥用酷刑,大肆迫害李唐宗室和一切反对派等种种的恶行,为了夺取权力和巩固权力,她对人的生命的轻蔑,已达于极致,再杀三个人算什么呢?因此,我只能回答孙女说:“恐怕是真的。”


出了墓道,坐在树下的石凳上休息,我告诉孙女:“李重润、李仙蕙是公元701年在洛阳被害,到公元705年,武则天退位后才由唐中宗李显下令改葬乾陵。懿德太子、永泰公主的封号都是追谥的,算是给他们平反,恢复了名誉。” 孙女对皇族内部骨肉相残的事实仍感到不解,我就给她背诵了一遍据传为章怀太子李贤所写的《黄台瓜辞》:“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忧可,四摘抱蔓归。”接着又解释说:“专制体制像座金字塔,坐在塔尖上的人只能是一个,其他任何潜在的登顶者都可能成为被摘之瓜,哪里还管是不是骨肉呢!”孙女默不一语,仿佛陷入了沉思,我估计她正在心里重塑武则天,我就一边拉她起身,一边劝道:“高宗李治的碑上有八千多字,为武氏所立的碑上却不着一字,可见当时人已感到她太复杂,不好评价,我们何必为此伤脑筋呢!快告别乾陵,告别武则天,去吃乾州四宝吧!”


其实我还想对孙女说:自从阶级对立发生以来,往往是人恶劣的情欲、贪欲和权势欲,成了历史发展的杠杆,所以不能简单地以善恶判定功过,但同时又需明白,承认恶曾在历史进步中充当过不自觉的工具,又不等于可以放弃对恶性本质的揭露和批判,更不能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将痈疽视为宝贝。可是转念又一想,说这些她能听得懂吗? 所以,下午的归途中,便不再谈武则天,聊的都是些轻松的话题。


车子向南开,很快就看见了秦岭。夏日的黄昏光线仍很强,不仅能看清山的雄姿,还能分出层次。重峦叠嶂,自西徂东,成为南北的分水岭。在那大山的褶皱里不知隐藏着多少的秘密哟!历史像山,它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东西等待我们去探索。不知道孙女是否愿意像我一样,也选择学历史。

上一篇:生命新的一页

澳门金莎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 | 学校办公室 | 宣传部 | 红烛网 | 图书馆 | 为学网 | 后勤集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