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媒体管理平台 | 点击收藏 | 设为主页
《澳门澳门金莎报》总第512期 八版:副刊 返回目录

岳 母

2013-11-07 15:43:00
来源:
作者:韦效基

      在我们这个家里,无论大人孩子,无论什么时间什么事情,只要谈到上一辈的老人,大家谈论最多的就是我的老岳母。只有她老人家才是全家唯一有共同语言的话题,经常念叨、念念不忘,尽管她老人家已经离开我们快四十个年头了。家里三个孩子都把岳母叫奶奶。这是因我的父母都离世较早,在孩子们的生活里根本没有爷爷、奶奶的印象。特别是我的母亲,早在我六岁时,就已病逝,连我都几乎没有什么印象了。父亲虽然寿稍长些,活过了60多岁,但也在我成家半年后与世长辞。
     老岳母是上世纪60年代初,我的第一个男孩出生前,从胶东农村老家来到我工作的学校的。当时她已临近70的高龄了,先后陆续共住过13年,为我们管大了三个孩子。对我们这个家来说,她老人家可真是劳苦功高,贡献至大。如果没有老太太的尽力维持与帮忙,我们的日子真是无法想象。那是个政治运动不断的动乱年代,会多,下乡劳动多,出差、社教、开门办学等各种活动多。我们两个双职工又不在一个单位。我的任务一来,说走就得走,没有商量余地,讲不得个人困难。有一年老太太回胶东了几个月,我们将孩子送入幼儿园。一天两人都开会,又是下雪天,散会很晚,我去接孩子,人家早下班关门了。值班的只说可能阿姨带回家了,哪位阿姨,也说不准。我找了好几家,才找到孩子。这时已过晚上10点。
     那是个低标准、物资特别匮乏的年代。人们日常生活的吃、穿、用,都是按户口本上的人口定量凭票证供应。老太太每次从农村来,都要把自己的口粮棒米、地瓜、花生米卖掉,换成全国通用粮票,备好自己的一份口粮。有通用粮票还不能直接在粮店购粮,还得去派出所报临时户口,才能供应口粮。十几年中,我家的户口本上,报临时户口那一栏,早已密密麻麻填得满满的,连内皮所有空白处都写满了。可惜换户口本时没让留下来,不然还真算得上一件稀有文物。
     老太太虽然是小脚,但人很刚强,身子骨硬朗,走起路来特别精神,头脑特别清醒,认人、认路、记事,从不犯糊涂。从胶东农村到西安,几千里路,汽车转火车,火车中途又要换乘几次。十多年不知来回了多少次,从不用人接送,总是独自往返。每次回去,我们总不放心,就托咐列车员,在徐州转车时关照一下。
     老岳母对我们这个家从来都是全身心地奉献,从无丝毫企望回报。平日在吃饭穿衣方面,没有任何要求。她不但为自己做鞋,有时还给小孩做一两双鞋,以节省家用开支。有时星期日她一个人进城看热闹,十多里路,来回都步行,不坐公交车,也不买饭吃,自带一个冷馒头,花二分钱路边买一碗热开水,就满足了。把省下的钱接济农村的儿子。有一次,她为了一张快到期的半斤肉票,竟然瞒着我们天不亮翻越学校铁门,排队买肉。事后真叫人担心,后怕,生气,又不得不佩服。
     老人家的刚强,是从不幸中磨炼出来的,是在与命运的抗争中得来的。老人家两儿两女可谓儿女双全。老大早年参加革命,是多年的老军属户,令乡邻们羡慕。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已转业并已当上科长的30来岁的大儿,却因战争年代积劳成疾,心脏病突发去世。当时身边无一亲人,连一句话也没有留下。这对全家、对两位老人的打击非常大。虽然她老人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击倒,另一位老人,她的丈夫,我未见过面的老岳父,却在一年之后跟随儿子而去。老伴的去世,对她老人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真是祸不单行,才说快要走出失子丧夫的阴影,没过几年静心的日子,泼辣能干,天不怕地不怕,敢做敢为,正当中年的大女儿,又患上了绝症,撒手人寰,离她而去。
     接二连三的打击,使老人的身心遭到严重摧残。但是,她并没有被人生的腥风恶浪击倒。她不敬神不信邪,她只靠自己的苦干。她常说,走的走了,没走的还得要活下去,日头每天照样从东海爬上来,日子还得过下去。她既要照顾精神不健全的大儿媳和年幼的大孙子,又要操心那没妈的外孙外孙女,还要帮我们看孩子。真是东奔西跑,操不完的心,吃不完的苦。
     老太太人老,思想却一点都不陈旧保守。她和左临右舍男女老少,党政干部,军人及其家属,都能说上话。看年轻人跳交谊舞,不仅不反对,还说再年轻20岁,我也能学会。她最看不惯“文革”中那些揪斗游街打人骂人的“造反派”。她会当众训斥、制止那些向被游行的“走资派” 投掷石子的小孩子。她当面帮着那些“造反派”学生,给我家门上贴大字报,等他们刚一离开,就全给撕掉。她最同情、佩服学校最大的“走资派”,私下里总说人家是好样的,说他们家要了个好孩子!这就是一位不识字的农村老太太的是非观。多么鲜明啊!
     老岳母最后一次离开西安时,告诉我们:“等我没了,你们也不用回去,省点路费,寄给老二补点家用。”她总是惦念着多子女日子困难的老二一家。老人家满口牙很早就掉光了,我们几次要为她补牙,她总说回县上补牙省钱,要带钱回去,可回去了,钱就补贴了老二过日子。
     我最后一次见老人,是那年出差送一位老炊事员退休回老家。顺便公私兼顾,探望岳母。临别时她还不忘硬塞给我几斤全国通用粮票。
    老人家有一句口头语,对我们印象最深:人活着,不图吃好的,也不图穿好的,只要能看见这些好光景就该好好活着!
                   (作者单位:外国语学院)

上一篇:崇文宝塔赋

澳门金莎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 | 学校办公室 | 宣传部 | 红烛网 | 图书馆 | 为学网 | 后勤集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